美国的白色文革:麦卡锡主义运动

20世纪,是风云变幻的一百年。各种思潮风起云涌。其中与资本主义的交锋更是风云迭荡,让人心惊肉跳。

自诩是民主典范的美国,也留下了好几笔不光彩的痕迹。其中,麦卡锡主义被喻为“美国的”.在美国历史上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

麦卡锡主义,即二战后到50年代的“产主义渗透”运动。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结束。然而,美苏两国意识形态的矛盾加之争夺世界领导权的斗争使战后的世界并不安宁。作为资本主义世界头号强国。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美国组织建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资本主义货币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体系。有世界上最大的军事常规力量。不仅如此,美国还垄断着。种种优势使美国政府认为,美国领导世界的时候已经到来。但是,美国的野心遭到苏联的反对。战后苏联并没有象西方所期望的那样“躺在手术台上”。相反,苏联的军队达到1140万人,并在1949年成功爆炸了。苏联成为美国全球战略的最大障碍。1946年3月,丘吉尔在美国发表演说,掀开了冷战的序幕。以1947年杜鲁门主义的出台为标志,美苏冷战的格局正式形成。冷战的范围涉及政治、经济、军备、思想文化等各个领域。不仅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关心国民的思想动向,就连一向自我标榜自由民主的美国也开始注意民众的政治立场。再加上战后美国的工人运动兴起,仅在1945年,全美就发生了34700次罢工,150多万工人参与其中。国内外的形势使政客们开始担心“思想对美国的渗透与颠覆”问题,杜鲁门政府也认为有必要采取措施严防“赤化危险”,一场政治运动由此展开。

推动这场运动的直接因素是《美亚》案的发生。1945年3月,《美亚》杂志上的一篇文章被指控涉嫌泄露国家机密。接着,联邦调查局查抄了该杂志的编辑部,“搜查出1069页,其中有504页是保密性的”。为此,国家司法部逮捕了与本案有关的国务院官员谢伟思等人,这就是轰动一时的《美亚》案。事后证明,《美亚》杂志上刊登的并不是国家机密,谢伟思等也被无罪释放。尽管如此,杜鲁门政府还是决定于1947年12月起对联邦政府、武装部队、国防订货承包商等要害部门实行所谓的忠诚调查,这成为这场政治运动的开端。成千上万的政府工作人员受到调查、审判。一时间,整个美国人人自危,政治空气空前紧张。而正是在此前后,麦卡锡主义泛滥开来,并将这场政治运动推向顶点。

麦卡锡是当时美国的一名参议员。在竞选中,麦卡锡谎称自己在战场上作战英勇多次负伤,事实上他从未上过战场。在任参议员期间,麦卡锡因行为不端而声望大减,被评为“最糟糕的参议员”。四面楚歌的麦卡锡为了继续自己的政治生涯,决定利用当时的大做文章。1950年2月9日,麦卡锡在弗吉尼亚州惠林市发表演讲,声称美国国务院里隐藏着“分子”,并声明自己已经掌握了250名人的名单,他的目标就是“清除”“清洗”政府中的“赤色分子”和“粉红分子”。这篇演说中渗透出来的精神就是麦卡锡主义。麦卡锡主义得到了一些财团、组织和极右组织的支持。共和党也视其为向进攻的手段。从此,美国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政治迫害运动当中。麦卡锡利用了人们的无知与恐慌,麦卡锡主义救了美国牺牲国家利益成就了自己的政治野心。

在这场政治运动中,首当其冲的是政界。1947年,美国政府下令对250万公务员进行调查。1950年麦卡锡在弗吉尼亚的演说是其“炮打国务院”的开始。此后,他们又在犹他州、内华达州等地进行巡回演讲,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掀起恐慌。1950年2月,麦卡锡要求总统杜鲁门、国务卿艾奇逊对其演讲发表看法,气焰极其嚣张。随后,他们在参议院掀起了所谓“揭露和清查美国政府中的的活动”,大批的政府官员受到迫害。

朝鲜战争爆发后,迫害分子又把整治的矛头对准了杜鲁门政府。他们指责杜鲁门政府中有人“私通苏联”“帮了的忙”,更把执政的20年称为“叛国的20年”。1951年6月,麦卡锡在国务院发表演说,公开批判杜鲁门政府政策的主要制定者马歇尔,将其定性为“叛徒”“谋杀者”。他认为马歇尔在雅尔塔会议中蒙蔽罗斯福,帮助苏联获取利益;在中国问题上“出卖”,致使中国夺得政权等,最终迫使马歇尔辞职。在此前后,战时与战后参与过美国对华事务的谢伟思、艾奇逊、柯乐布等人均遭到迫害。

“炮打国务院”的同时,政治风暴也席卷了美国中央情报局。迫害分子认为在中央情报局里存在大量的或是同情的人。麦卡锡指出:“不敢想象如果我们国家的情报人员里混藏了将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事实证明,恰恰在我们的情报系统中确定存在着与我们敌人秘密联系的人。”在这种舆论的鼓噪之下,杜鲁门政府被迫撤换了中央情报局局长。迫害分子从此操纵了中情局。

与中国一样,美国的这场逆流也超出了政治的范畴。忠诚调查开始后不久,范围迅速扩大。2000多万美国公民受到不同程度的审查,大学教授因为没有在课堂上大骂苏联而被解雇,甚至参加美国小姐选举的人员都要被问及对马克思的看法。1953年,美国政府对设在海外大使馆的藏书进行清查,将领袖福斯特、进步作家史沫特莱等70多位作家、学者的着作列为,加以焚毁。被清除的书籍数量高达200万册。

不仅如此,政治迫害的矛头又很快指向那些曾经参与国家军工研究与生产的科学家。1953年6月,科学家艾瑟尔与朱丽叶斯。罗森堡夫妇遭到无端逮捕被判电椅死刑。同年底,着名物理学家,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indworkscoaching.com/,麦卡锡被誉为“之父”的奥本海默受到审查。奥本海默是当时美国政府原子能政策的主要顾问之一,曾经主持美国研发的“曼哈顿”计划。鉴于巨大的杀伤力和不人道性,奥本海默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致力于原子能的和平利用事业,并不赞同美国政府研制氢弹。这些正义的主张都成为迫害分子的借口。1954年4月,艾森豪威尔政府通过听证会认为奥本海默是“苏联的代理人”,决定没收他的安全特许证,解除其原子能委员会主席一职,从而结束了这位伟大科学家的政治生涯。

与奥本海默遭到同一命运的还有着名华裔核物理学家钱学森。政治运动开始后,钱学森被指责在战时参与了美国的活动,并接到联邦调查局的传讯。他的私人信件、住宅、电线年回国之前,钱学森一直受到美国移民局和联邦调查局的监控。他回国时,不仅没能带回任何研究资料,甚至连行李都被美国当局扣留。在当时的美国,几乎每天都发生对大学和其他科技机构进行审查的事件,大量的科学家、学者蒙受不白之冤。

1947年秋,众议院“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认为分子已经渗透到好莱坞,要对此展开调查。几乎所有的好莱坞员工都受到了问讯,一大批艺术家被列入黑名单。以戏剧家布莱希特、林拉德纳为代表的十位艺术家因为拒绝表明政治立场而被解雇。属于德国籍的布莱希特被驱逐出境,其他9人均被判处6个月到1年时间不等的监禁。着名演员卓别林因为多次出演同情人民、

讽刺美国社会的角色而被开除国籍,迫使这位艺术大师不得不离开“这个给他带来财富、名声和不幸的国家”。好莱坞由此大伤元气。

在政府部门和文化界恣意妄为的同时,迫害分子又企图控制军队。1953年12月,陆军牙医佩雷斯被发现曾为美国工人党党员,而陆军在获悉这一情况后并未特别重视。迫害分子以此为借口指责陆军提拔了“身份公开的人”,要求陆军作出解释。但是,在听证会上,麦卡锡等人遭到了陆军部长史蒂文斯的有力回击,最终败下阵来。麦卡锡被认为其行为与参议员的身份不符而从此一蹶不振,于1957年5月忧郁而死。这场横扫美国、令人对政治噤若寒蝉的闹剧终于划上了句号。

发生在战后美国的这场政治运动,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但是它在美国历史上产生的影响却十分深远。在运动顶峰时期,美国国务院、国防部、主要的国防工厂、、美国政府印刷局等重要部门均受到清查,左翼进步力量遭到严重打击。仅1950年底就有170多个进步团体被审查,扣上了各种各样的帽子;从1953年4月到8月,有1400多政府公务员被传讯。一年之间,8000人被定为国家的危险分子,5000人被迫辞职,数以万计的公民受到无辜牵连,在美国的民主法制史上写下了极不光彩的一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